免费咨询热线
187-622-24989
刑事案件的体制性与极端事件的个性

杭州女子失踪案件通报,丈夫把妻子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,警察在化粪池中找到疑似人体组织,检测出被害女子的DNA。细思极恐,这是不满到了哪种程度,才会下如此毒手?爱得越深,恨得也越深。从刑事诉讼角度来看,这是个故意杀人罪案件,被告人会得到惩罚,甚至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可谓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这样的案件,尽管造成这么大的不安,但仍然只是个别事件。我们中的每个人,都无法预防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。这就是犯罪心理的隐蔽性,也许,被告人早已埋下了杀人的种子,终于在此后的某一时刻,他下了毒手。这种犯罪心理与个别经历有关。有的人能够妥善处理,吵吵架就算了,还不会拿生命开玩笑,有的人就会作出这种极端事件。所以,每年可能都会看到几个极端事件。如果真的要防止这样的事件,恐怕是个大工程,不断发展经济,提到教育,培育健康的国民素质,等等。

以上是被告人的角度而言。对于国家来说,这么短的时间能够破案,的确体现出警方所能掌握的资源之多。在迅速打击犯罪这一点上,这是有好处的,能够迅速安慰人心。因为一旦发生这样的事件,人们倾向于有一种不安全的代入感,以为同样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于是同情被害人,就是同情自己。但正如前所述,没有必要感到不安全,极端事件具有个性,不会普遍化。

当然,从打击犯罪这一点上,这种案件其实与其他案件没有区别,都是为了维护这个社会基本的秩序。这样的被告人,在道德上,简直属于社会的异类。这又有一定的普遍性。但是,在人人得而诛之的案件之外,还有的案件,你可能会痛恨罪犯,因为只要他是个罪犯,甚至是被告人、犯罪嫌疑人,你就已经给他否定性评价了。但在他的家里人看来,他只是个不小心犯错的孩子,还没必要一棒子把他打死。毕竟,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呢。我国的刑事诉讼法还设定了相对不起诉制度,即使犯罪嫌疑人犯罪了,但属于犯罪情节显著轻微,危害不大,还可以获得相对不起诉的决定。法律本身也会给当事人宽恕的机会。

在谈了上述看法后,我想谈刑事诉讼中的另一种问题。每一个案件,与它自己而言,当然只是个个案。有的人觉得,个案怎么处理,不会影响到其他案件。比如,聂树斌、呼格吉勒图、赵作海、杜培武等案件,都是个案,被害人一方家属都想对他们处以极刑。但是,我们竟然发现,他们不是凶手,真凶出现、亡者归来,竟然不是个案。一个案件如此,还好,但竟然不止一次出现。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。

个案的意义,当然不是停留在个案上。极端事件具有个性,很难会重现,但是,极端事件的处理意义,在于维护社会秩序,这是具有普遍意义的。究其根源,个案,其实在实施法律,而法律是具有普遍性。但个案正义没法实现时,法律的目的也会落空。于是,刑讯逼供,口供定案,这可能是个个案,但这反映出法律的目的落空。既然这里可以无视法律,另一个地方同样可以无视法律。这里可以刑讯逼供,那里同样可以刑讯逼供。

培根说的很好,一个错案,就相当于污染了水源。你想想,水源都污染了,下游还有什么不能污染?一个错案无法得到纠正,那么,遇到下一个案件,办案机关同样不会纠正,只会想方设法糊弄过去,推卸自己的责任。你觉得自己冤枉,好吧,你上诉吧;上诉后维持原判,好吧,你去申诉吧;结果,申诉了几年、十几年、几十年,无人理会。

每天大量的信访信件中,有的可能真的是无理取闹,只是因为对法律理解不到位,如果我们的工作人员好好劝解,是可以息诉罢访的,免得他总是觉得自己被冤枉了。有的可能真的是冤屈,对待那些不是冤屈的人的信访尚且如此,对于真正冤屈的人,又怎么能够真正处理?反而真正处理了,也要时间,走程序。那些真凶出现的案件,平反居然也会遇到阻力。这种无形力量,恐怕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得明白,但无视这样的问题,所谓让每个人心中感受到公平正义,始终是乌托邦。

尽管我是不想把问题简单的归于体制,但法律,其实就是一种体制。体制本身具有普遍性,那么,个案是可以复制的。体制是个什么东西,其实谁也不好下定义,就是表达了一种无奈、无法改变的现实。讨论容易改变的,也会是体制性问题,刑事诉讼法这里改改,那里改改。但是,我们发现,改好之后,实践又慢慢异化了,如排除非法证据规则出台了,排非还是那么难;刑事诉讼法规定二审以开庭为原则、不开庭为例外,但是,现实刚好相反,争取开庭是二审改判的第一步。

就影响来说,错案绝对不仅仅是把人关在看守所、监狱那么简单。推而广之的是,它带来了人们对法律信心的丧失。被告人失去信心,被告人家属失去信心,被告人家属的朋友失去信心。即使他们有意伸冤,也要树立十足的信心,做好随时碰壁的准备。如果不理解这一点,只是服从无奈。

面对这种个案,事情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了。有的人说,我委托了律师,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你身上。然后,他觉得这个案件没他什么事情了,本来交代好的事情,也忘记了。显然,这是误解。希望越大,失望也会越大。他是以为,面对合议庭那些成员,表达意见就够了。但这种错案,哪是合议庭就能决定的?一己之力,如何能对抗背后见不得光的领导?没有动员尽可能动员的力量介入,可能后只剩下一声无奈的叹息罢了。


下一篇: 没有下篇了